苏安泊

门牌3357959673。
Loft不常看,常年随缘。失踪见谅。
tag:枪神纪/狙击/狙中心。

诈尸摸点东西。

*最后是联系方式。

*因为不怎么上lofer老错过太多东西的狙哭了。

突发奇想摸了个斯特雷尔的自述向故事。

-

“恶魔不是罪人,他是罪孽本身。”

早些时候我曾听到教堂的年轻神父如此评论,于是我颇有闲心地与他打了个赌。

彼时距今……有数百年,亦或不止。我赌了未来的道路,我许诺,如有可能,我会是光,而不再是罪孽满身。

是在不被上帝眷顾的地方,唯一的亮。

他温和一笑:“我等着你,恶魔。”

后来我完成目标再找到那里时,教堂早已空空荡荡,耶稣的雕像残缺不全,却依然低着头,用缺失了一边的眼看着我,目光死寂,视野里根本没有任何人。

我低下头去,只看见了满地的灰与烬。年久失修的建筑随着移动...

2018-09-09

[城市曙光]CHAP.1

首都,贵族府邸。
一道接一道的通讯打破了日出之前的平静,偌大府邸在瞬息之间被忙碌填满。那些身着整齐装束的人脚步声虽轻,交织叠加之下也显得有些嘈杂了。
不过,在这忙碌氛围里,唯有一间卧室还紧闭着房门。但不如别人所想的是,这房间的主人并不在休息。
如果此刻有人站在外面,便会惊讶地看到,一名淡金色长发的男子站在阳台,手边则静静地躺着一把通体银白的狙击枪。他微抿着唇,神色肃穆,深邃紫眸正凝望着远处。
那里是太阳升起的地方,也是首都唯一的入口所在之地。
没有人知道,在这里等待日出时的曙光,是这名男子在成为特殊的贵族后必做的事。
半年以来,每日如此。

半年前,突如其来的丧尸风波席卷了整个世界,动荡不安的局势让固若金...

2018-05-03

[城市曙光]

首都,城外郊区。
      “呼、呼…”
        是急促的喘息。
        在一片废墟中觅食的乌鸦抬起头,望向这突如其来的声音。随即它盯着突然造访视野的身影,歪了歪头,在他靠近之前振翅飞走。
        来人尚且年轻,面容却狼狈的很。他望着这片陌生的土地,像灌了铅一样沉重的步伐终于慢了下来。
   ...

2018-05-03

“我说过、你最好恨我。”斯特雷尔在他耳边这么说着,可他只从眼前的一片黑色里看到浓重的悲哀,“而不是…爱我。”
血腥味在他咽喉之间翻涌,他无法想象蜃气楼对某些事的抗拒为何一定要以这般激烈而极端的方式呈现,但他知道,这种避无可避的痛觉让他无法言语。
心理,身体。
它们的防线在斯特雷尔的羽翼庇佑之中,双双因痛楚而溃不成军。
他只能在沉默中抬起手臂,去紧紧拥抱濒死的恶魔,最后却被流淌的鲜红浸透了单薄的衣。恍惚间他听见斯特雷尔的声音,是温柔的呢喃,亦像地狱的召唤。

-

最好恨我,而非爱我;
若要爱我,必将恨我;
若要恨我,不必爱我。

今日尝试。

2018-04-28

一个梗。

冬华是组织里唯一一个会在白天午睡的,这天他巡逻完回来,一坐就Zzzzz打起了瞌睡。按理说寒使是应该去接班的,但是今天异雪他换了班明天好休息,好了,寒使打道回府,寻思着去来杯饮品放松心情。
接着一眼看见靠在椅子上双手抱臂睡着的冬华。
寒使心想,嚯,偷懒呢?嘿嘿嘿有好玩儿的了。
然后伸手去摸调酒用的冰块,一边“哎好冰”一边降温,然后……
1.摸了摸冬华的脖颈。(此为危险动作,请勿模仿)
最后被冬华提着凛风之骨追着打了一条街:冻我??冻我????你一个导弹作得跟别人组的猴子一样??????
…果然还是不要惹有起床气的狙击比较好呢,寒使先生。(笑
2.正要摸呢,视线就停在脖颈了。
寒使心里呐喊着“所以说大...

2018-04-28
1 / 11

© 苏安泊 | Powered by LOFTER